永远の爱は心の燈台だった

誰にでも人生があり、誰にでも人生があります。

2016年07月

伏在電腦前,深思了很久,到底改用什麼樣的方式寫出了,抒情吧,似乎顯得太乏善可陳,至少在今天,不知道多少絕世優美的文章,段子寫到他,說說幾個蟲草Cs4關鍵的數字吧,至少上億的鐵杆張嘴就來,我只是在這片滄海裏微小且普通和大多數人一樣科粉。

至少在今天,為了見證一個傳奇的離去,在古老的這個東方國度,不知道有多少上班族光明正大的請著各種各樣的假,也不知道有多少學校停止了學習,對著電視集體見證一個傳奇的離去,在整個西方,乃至世界,娛樂圈,體育圈,知名的政界,商界,集體撲向斯臺普斯。

李易峰是幸運的,衛平。布萊恩特,也承認了來自民間的稱號。看得見柯凡在最後有些泛紅的眼眶,和梗塞的語言,蘇群的一個“圓”讓我恍然大悟,也深感佩服。在很長一段時間前,我有問過自己,那一天會哭嗎,是的,沒忍住,向億萬科粉那樣,也不知因為留戀老科,還是,或許就在這個時間,這種氛圍,毫無違和感潸然淚下。

本來勇士今天的73勝和庫裏超400三分的單賽季記錄是如此的完美,可是就是這樣不巧,全世界的眼光全在斯臺普斯那個身穿24號的人身上,或許很多人也向我一樣,只是沖沖看一看蟲草Cs4這天勇士的消息,“哦,破記錄了,三分也到400了。”然後又回到那種失落的狀態,或許明天就好了吧。

也想過KB為什麼能有如此待遇,總結下來便是在這個時間下必然出產的一個印記,喬丹沒有,對於我們這帶人來說,對喬丹的記憶大多是在視頻中,在縱橫交錯的資訊化時代前,我們沒有趕上,而KB無意是剛好順因了這個時代,從有線,機頂盒,3G手機到電腦,也有因為姚明的這群人和KB完美對接。當然我是屬於前者,還是2002年之前。今後很難有,就想東方或許會出下一個姚明,甚至比姚明更好,但那種影響是難以觸摸的,又或許在聯盟的未來還會出現一次,但條件是那一大堆傲人的數據,榮譽,在一個隊終老20年,美如畫的身手級俊俏的面容,真的會有?不知道。有的話也不是我們這一代人的青春了。

像看到過的一句話,在一個傳奇離去的今天,又一個偉大記錄的誕生,無縫連接恰到好處,傳奇的離去讓人緬懷,新的奇跡又足以讓人期待,可是不管這個聯盟在將來會出怎樣的俊才,總會覺得少了些什麼,就像姚明退役時那般,不舍也好,傷心也罷,我們終會接受,就像在不久後,鄧肯,加內特,諾天王等也蟲草Cs4會慢慢淡出這個聯盟,鏡子會告訴我,鬍鬚和皺紋也會告訴我。

衣櫃裏還有件黃色的湖人八號,還是在十五年前買的,那時初戀陪著我打球,看球,看我訓練,在隊友的壞笑下羞澀的遞給我一條毛巾,而我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模仿著科比的跳投給她看,不知道為何,在這時淚珠落了下來,就是那樣,美好的青春伴著你的退役徹底消失。

本來不想那麼傷感的,可是就是難以控制,就這樣吧,只是億萬當中的一員,寫給自己,寫給我們。


不願意走,因為有你們在這兒等我;不願意走,因為你們是相處了六年的同學;不願意走,是因為我們是好朋友。她兩指夾著一張同學錄,淡藍色的,裝作很開心的樣子走到我面前,跟我說:“終於擺脫你了,諾,寫張同學錄吧,你最喜歡的顏色。”面對這個無事獻殷勤的傢伙,我遲疑了一下,她似乎看出來了,:“不要是吧,不要是吧,那我給別人了?”她的話還沒有說完,我立馬搶過她手中的同學錄,“哼!幹嘛不要啊起碼也要拿窮你啊,呦,還不賴,還知道我最喜歡的顏色。”她憋了我一眼“廢話易經大師蘇家興!”

盯著手上的同學錄,我仔細端詳,一絲傷感油然而生,真是可笑!六年的感情最後卻要用一張紙來回憶?六年的同學最後卻要分離?六年的時光最後卻變成了一段回憶?說好的永遠不散卻成了小時候不懂事的笑話?這就是分離的主旨嗎?沒錯,傷感就是分離的主旨,接觸一批總要放棄一批,新的生活開始總會有舊的生活消失,新認識一批總要忽略一批!

最後的一節課,是一場聚會,為這六年的師生情,同學情打上一個句號,但這個句號並不完美,因為它不是我們想要的,鈴聲響了,原本熱鬧的班級安靜下來,班裏沒有人動,都在等著老師的安排,幾個小學生從窗外走過,有說有笑的,跟幾年前的我們一個樣啊,他們也許沒有想過走的時候他們也會哭著走的啊,這倒是應了一句話,在學校,經常罵老師罵學校,可是到了分離的那天淚還是掉了下來。

“下學了,你們還不走嗎?你們可以解放了,到了初中要好好學習啊,某某某,你的脾氣改一下,要不初中的老師受不了。某某某,上課注意聽講,那裏的老師不管你們啊。某某,你挺聰明的,就是懶點,以後改一改啊,某某,初中生了,就別再惹事兒了。”老師提醒道。語氣中參合著傷感與不舍,她當然捨不得,這是他教了六年的孩子們啊!學生們也楊婉儀幼稚園知道,還是晚點走吧,出了這個學校,這個學校就成為回憶了,它也該換個名字了,叫母校。

女生們在小心哭泣,就連平時號稱“什麼也打不垮”的男生也偷偷抹起來眼淚,還不忘加一句,“今天風真大,還帶了那麼多沙子。”一個女生膽怯的走向了講臺,抱住了老師,“老師,我捨不得你。”一會兒,學生都擁向講臺,剛剛那些“矜持”的男生們也大哭起來,“別哭,別讓老師心裏不舒服。”老師安慰著我們,殊不知,她眼角還有兩個亮閃閃的珠子呢!

看著牆上的黑板報,上面寫著“母校不散”;看著班門口那壇月季花,那是我們班的勞動成果;看著校園裏的卡通圖畫,那曾經讓我們心動已久;看著自己班跟別人班不同顏色的粉色牆壁,覺得學校真是照顧我們;看著一個個把我們送走,辛辛苦苦把我們從最麻煩的年紀帶過來,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。看著校園,我想哭。

有人說,愛情是一瞬間的,但是,他們錯了。愛情,一旦發生,就永遠不會消失。但是,你要明白相愛的人不一定要在一起,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,我會用我的餘生望著你,是望著你,不是忘記你。有時候我們最後選擇的愛情,都不是最初的刻骨銘心、撕心裂肺,不是簡單的另一個你,而是能包容你的不完美,無論你做什麼決定,都將給你支持的人。於是,我突然覺得我們就這樣挺好的,我想:真正的放棄是無聲無息的,不會把他拉入黑名單,不會刪掉他的電話,看到他過得好可以毫不羡慕地點贊,即便路上碰見也可以給個恰到好處的微笑,只是心裏清楚知道,你們不會再熱絡地聊天到深夜,不會因為他矯情到死陰晴不定,當初那麼喜歡,現在那麼釋然,沒有猶豫,這段路,只能陪你到這裏了。

我知道在咱們平行相走的那條路上,我還是會偶爾想起你曾經說過的話,為我做過的事,只是我悄悄的將這些事放在心裏,還為它們上了一把精緻的鎖。我再也不願重溫當初的美好,再也不會回憶當初的幸福和當初好無厘頭的任性,我們本來就該是毫無交集的平行線,但是命運它總是喜歡無理取鬧的陰差陽錯,惹了一段本就不應該發生的故事,還意外的就是我竟然做了這個充滿傻氣的故事裏的女主,還搞笑般的帶了一個你這般的男主。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會像其他的女孩兒一樣,想望於江湖的時候大哭亦或著大鬧一場,結果也不然,我還是我,不哭不鬧,不喜不悲。

為了看看愛到底能走多遠。我記得你給我講過的一個走了九十九步的故事,在最終接近一百步的那一步裏,那個人選擇了離開,選擇了放手。我記得自己當時回復你的只有四個字兒――愛是行動。我並不知道原來還是自己高估了你而已,你不懂,壓根兒就不懂。我的選擇在冥冥之中也算是一個正確的決定,我們是兩條本就不該有交點的兩條平行線。我終於明白,人生的出場順序很重要。相見若是太早,即便是一見傾心、驚心動魄、轟轟烈烈,如果時間不對,即使是對的人又如何。我們倆就是如此,忘記挺好,幹嘛要記著,幹嘛要打擾,你過著你的酸甜苦辣,我度著我的無法無天,真的挺好。在沒有你的日子,除了偶爾會因為相似的境況出現在我的世界裏之外,我真的快忘了你,想想……,挺可悲的。

以前那樣的喜歡,那樣愛,以前說了那樣多的海誓山盟,到最後還是會忘……,原來時間的功能不是簡單的記住,而是永遠的遺忘。人哪,有時候就是賤,一件好東西本來不屬於你,可這人看見了就會有貪心。等千方百計得到手以後,卻又發現這東西好是好,可根本不適合你,想放棄,不甘心。就這樣得不到,又放不下,是不是很痛苦。對不對啊?這就是現在的你的處境,並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?還在哪兒使勁兒的硬撐著,你為什麼就那樣的自信呢?別人憑什麼要對你始終如一呢?你現在所選擇的一切又是在自以為是的懲罰著我們誰呢?你不是造物主,你難道還不願自醒嗎?難道等待著有朝一日的山窮水盡一無所有嗎?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